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关村二小霸凌事件真相扑朔迷离 校方回复遭质疑

时间:2017/3/8 13:09:46

来源:搜狐        选稿:陈乐

中关村二小校园欺凌事件仍在持续发酵中。目前,新华社、财新网、新京报、京华时报、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人民网、新华网、环球网、搜狐网等都相继参与报道,媒体报道量达到1024篇。

WDCM上传图片

事件回顾

12月8日,一篇题为《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的文章在社交网络中流传。

撰文者自称是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二小四年级某10岁男孩的妈妈,自述儿子长期受到校园欺凌,今年11月被同学用厕所垃圾筐扣头后,出现失眠、恐惧上学等症状,后被诊断为急性应激反应。

而学校老师将此事定性为一个“过分的玩笑”,还屡劝受欺孩子的家长,放弃“处理惩戒施暴孩子”“让施暴者的家长道歉”等相关诉求。据了解,早在12月4日,该家长就在贴吧里发表过类似文章。

WDCM上传图片

12月10日,北京中关村第二小学就该校发生的学生“霸凌事件”做出回应:“近期,一起发生在我校三名中年级学生、家长之间的事件引发了社会的关注。从事发到现在,学校一直在积极努力协调,客观、公正地处理几方家长间的相关诉求和矛盾纠纷。本着保护好每一位未成年孩子的合法权益,特别是事件中提到的受伤害的未成年人原则,学校还将做持续努力,力争达到多方认可的结果。”

WDCM上传图片

12月11日,北京市教委11日通过官方微博作出回应,表示将“从一切为了孩子身心健康出发的角度,高度重视,主动工作。发现问题,严肃对待,妥善处理”。

WDCM上传图片

北京教委发声后,截至目前,中关村二小并未对该事件的处理进一步回应。

事情疑似反转,真相扑朔迷离

在文章《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刷屏之际,也有疑似其他“家长”的朋友圈截图频频流传。

有爆料称,受到校园霸凌孩子的母亲是在“夸大事实、借题发挥”,是因为“受伤孩子”不小心尿在别的同学身上了,别的同学生气才把纸篓扔在“受伤孩子”身上。还有网友爆料称,受欺负的学生从小练习空手道,并非文中的孱弱形象,孩子的母亲以前从事影视编剧,和其中一位涉事同学的家长有积怨,借势发挥。

此外,还有网友提出质疑,为何《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一文打开了赞赏功能?“这是另一个罗一笑的故事”?

截至11日16时45分,该文章阅读已破10w+,有9323人进行赞赏。

WDCM上传图片

对于赞赏,刊载此文的微信公众号“童享部落”在留言处回复称:请大家停止赞赏,是他们考虑不周全,并不想靠这个事件圈钱,更重要的是不想节外生枝,还是请大家关注事件本身。

另一方面,据北京青年报援引班上家长报道称,事发当天将垃圾筐扣在斌斌(化名)头上的鹏鹏(化名),平常也会欺负斌斌。此外,鹏鹏也曾欺负班级其它同学。

WDCM上传图片

一时间,各种声音迎面而来,真相仿佛成为了一种奢望。

无论事情反转与否,从以上信息来看,同学之间的“相互打闹”,扔纸篓事情是存在的,只是究竟是在何种情境下发生的,这还有待探究。但不管是否反转,校园凌辱问题都值得我们重视。

校方回复遭质疑:充满傲慢,缺乏诚意

中关村二小在其官方微信和微博上都刊登了声明。

WDCM上传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该声明在微博上发布后不允许评论。但从反馈来看,网友对这份声明并不买账,这则声明反而引起了更大的质疑。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网上还有个跟帖是这么写的:“给你们翻译一下:我们这么牛逼的学校,怎么做都是对的。某些人给脸不要脸,满世界说我们不对,这是找死,走着瞧。至于已经发生的事情,请吃瓜群众都散了吧,我们可以自己解决,用不着你们哔哔。滚。”

深圳晚报对此评论称:从现在校方的回应看,舆论也失去了效果,中产阶级的无力在此淋漓尽显,与其说是校方不知道声明怎么写,不如说人家根本不在乎舆论,这跟前两天民生银行在舆论聚焦下对涉事高管的处理如出一辙,即便舆论再汹涌,但人家认定" 你们能奈我何"!

诚然,中关村二小此番回应充满了官腔,没有解释出事情的真相。但也不至于招骂。

问题是出在这句有威胁意味的话——“针对近期网络上出现的关于我校以及相关事件的不实言论,将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相关主体责任的权利”。这样的威胁无疑引起了公众的不满。

网友怒称道,“这是一所名校中发生的、关乎学生切身利益的问题,但学校的做法背后,却有浓浓的权力气味,透出高高在上的冷漠和傲慢。”

微信公众号“文史砍柴”称:中关村二小傲慢的底气其来有自,这是中国基础教育资源分布极不均衡导致的结果。

公开资料显示,中关村二小是海淀区乃至北京市所属重点小学之一,周围学区房房价每平方米都在10万以上。据学校官网介绍,学校拥有中关村、华清、百旺三个校区,110个教学班,275名教职工,4739名学生。

在真相没有水落石出前,在这场风波里,谁都是受害者,唯一的益处则是唤起了政府和社会对于校园霸凌现象的关注。但绝不能如中关村二小声明所说的“让教育问题回归校园进行处理”,正如南方都市报所说,“应该家庭、学校、社会、政府多方共同参与,要在制度层面上,形成一个有效的预防、解决和后期干预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