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卞贤俊:孩子的核心素养有四个

时间:2017/5/22 19:48:16

来源:第一教育        选稿:陈乐

控江二小校长卞贤俊是一位有着40余年教龄的校长,同时也是家长,是爷爷,卞贤俊接触过数以万计的孩子和家长,他对当下困扰着不少年轻家长的问题有着自己的思考和理解。

WDCM上传图片

我是家长,是校长,是爷爷,但爷龄不长。今天我们谈“厚德养志,家教有方”。“德”,按照我们的想法,先定一个基础,建立一个“小德”,那就是“勤劳善良、尊老爱幼、热爱生活,富有情趣”。“中德”就是“造福一方、建功立业”。“大德”真的是全人类数代、百代、万代要追求的大德,孔圣人追求的,释迦摩尼追求的。

要养志,我最强调的还是培养孩子的意志,目标和志向。没有志向,无论你怎样的技巧都难以成功。家教有方是乐观主义者的态度,每个家庭都必须具备的。我经常和老师说,方法永远是心的儿子,心永远是儿子的母亲,没有方法,但是有心,就可以把方法生出来。好多军事家过去是农民,事实例证这么多战略战术首先是靠一颗心。有心也能生出好方法,各自不同。

从孩子出生开始讲一个脉络。我不止一次地和我们年轻的父母家长说,造物主给我们人的生命是厚爱的,但是要付出代价的。哪个动物生下来带着哭喊声吗?唯有我们的人。造物主给我们人的第一个礼物:毅力。毅力的生物基础让出生的过程闯多个生死关:脐带绕颈、狭窄的通道……出生后脸都是紫的。哇的一声大哭。

三岁是人第一次萌发自我意识强的时候,这个时候他是要挑战父母的权威。如果他挑战成功了,你将来要付出多大倍的努力才能纠正,还要纠正他遇到的不幸事件。三岁的孩子会说话了,红嘴白牙,如果动不动用哭要求你,坚决不可以。因为他可以说话。即便是生病,也可以说出来。成年人的权威建立在孩子认为父母让我做什么才能做,父母不让我做的我一定不能做。

我推荐卢梭的《爱弥儿》和柏拉图的《理想国》。他们里面讲到,成年人的权威不能让孩子的哭声淹没掉,但成年人的权威如何建立呢?

梁实秋先生写过一个小品文,三岁小女孩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带出来玩,见到洋娃娃要,见到球要买,见到什么都要。哭天抢地,就地打滚,怎么哄也不行。有个阿姨说,五楼有个老先生是心理学教授,他能解决这个问题。老爷爷在三岁娃娃耳边说了几句,孩子马上爬起来。众人都很好奇,问他你究竟说了什么?老先生说:“如果你再不起来,把你脑袋敲碎。”(不推荐讲这么狠的话给孩子听)老爷爷的权威没有被挑战过,不知深浅;不听爸爸妈妈的话,因为已经摸清底牌,完全可以挑战你。

为什么家教重要突出一个“礼”?首先,教育以“时”。家庭教育不要把孩子的分分秒秒的时间都占位,这样的孩子是安全的,但是走不远。家庭教育过度,首先表现在侵占孩子的所有时间。其次,教育以“礼”。古人希望孩子聪明,让他早点学会谦让,就让他吃亏,不要占便宜。小时候让着别人,将来大有收获。小时候处处占高峰,事事要领先,永远叫别人给我送掌声,从来不给别人送鲜花,这样的教育是失败的。再者,教育以“俭”。俭能养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得到任何一个东西的时间短暂又短暂,这是教育的大忌。

如果没有较长时间对一个东西的向往和期待,生活是没有滋味的。一定要有滞后效应,美国心理学家分组对比发现,能够滞后忍耐的孩子很有出息,而不能等待的孩子没有出息。意志力不是兴趣,是痛苦挑战痛苦。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是两个区域、两种类型、两个不同体系。家庭教育有个基础是亲情教育,学校在这块弱于亲情。但父母成功只能代表个体,不能否定学校的教育。学校有完整的学科知识体系,十几门课程的组合家庭不可能做到。家庭是亲情为主的,培养孩子的生活起居、卫生习惯、待人接物等生活调节。现在家庭教育的过度除了前面说到的时空的完全占有之外,还把不是自己应有的教育揽入怀中。这是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顶角。

最后讲一个多元智能。也就是说我们把这个理论活用的话,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多元智能是由美国哈佛大学教育研究院的心理发展学家加德纳提出。中国人的传统智慧是耳聪目明这四个字。随着时代的发展科学进步,人脑科学心理学推进、科学实验的结论告诉我们人有七种不同的智能:语言智能、数理逻辑智能、运动平衡智能、自我认识智能、认识环境与我所处环境的关系智能等。早期观察孩子,哪些是特长?哪些是弱势,科学合理的科学辅助。

现在对孩子的核心素养各有说法,我概括一下是德才兼备、手脑并用、身心和谐、合群融众。如果在这基础上希望孩子做一个有生活情趣的人,一定要接受上帝给我们的第二份礼物:艺术。人如果没有艺术,总觉得有些缺憾。因为艺术没有任何生存的忧患,没有任何功利的侵扰,完全是一种心灵的释放,完全是一种高品阶的生活状态,有了艺术都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