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金洁瑒

时间:2017/12/21 14:35:57

来源:东方网教育频道    作者:金洁瑒    选稿:陈乐

WDCM上传图片

乒乓球桌的记忆

我现在住的地方,这里也有一个一样的狭窄的球房,球房里也有一张一样的蓝色的球桌,但这个球房长年锁着,我的记忆好像也被锁进去了。

回忆总是要追溯到好几年前,那时的我们都曾经是孩童,用嬉笑怒骂织成的故事与乒乓球和球拍以及球拍互相碰撞而发出的清脆的声响,如锦鳞一尾,漾开了多年来我静影沉璧的心扉。

    我们是在乒乓球的校训练队里认识的,那时你我什么都不懂,仅仅是在教练的安排下当了彼此的陪练。我们的感情便是在那时沉淀下来的。

    依然记得当我们的技巧掌握得越来越多,渐渐炉火纯青后,艳羡于对面总要被拉去参加区级市级比赛的前辈,我们便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开了自己的比赛。

    发球的时候,我们把球抛得半天高,球拍接触到球,把球拍出去的时候,同样故意跺一下脚。刚学会的还不熟练的各种上旋下旋、扣球不过都是花拳绣腿,雪白的球在蓝色的平面上跳跃着、穿梭着,像一个舞者,从不感到疲沓,像极了我们幼稚而贪婪的心。那时的我们总是追求于这表面的浮华,球被我们拍得噼啪作响,响声与我们的笑声交织着,交织成千丝万缕飘忽不定在球房里这温软的空气中,惊异于你左手持拍,我们竟也有这等默契,还真是出人意料的难能可贵。

我们笑得愈加猖狂,球在球台上,在拍与拍之间,在红色与黑色的橡胶面交替的空隙中,愈加恣肆了起来。深蓝色球桌成了我们的追捧者,成了我们的衬托,成了为我们喝彩的那个角色。

我们的情绪到达了最高点,已经到了几乎忘我的境界,可以说,完全无视了教练的存在,自顾自地吵着闹着,教练对我们的放荡行径很是不满,架着唬人的架势,朝我们逼来,我们自知不妙,慌乱地收敛了笑容,神情严肃了起来,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掉我们已经犯下的罪行。教练把我们拉到一边,狠狠数落了我们一番,并拿起拍和球,球砸在我的手心上,然后是你的,那种揪心的痛楚,到现在我都记得。

但是我们没有哭,手上痛着,心头却乐着,教练背过身去走远了以后,我们携着彼此,掩着口,偷偷地笑着,却是不敢发出声。

悉数这样的事,对于天真而淘气的我们,可以说是数见不鲜。

后来家中装修,短暂地乔迁了一段时间,去了别处。殊不知,这“别处”竟是你家楼上。于是,那一年里,我们一起干了一番大事。要说大事,其实也真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就是一整晚霸着那块社区唯一的狭小球房和球房里唯一的球桌,边奇谈怪趣边琢磨着新打法,水平逐渐提高,我们对于乒乓的热情也逐渐旺盛。或许我们还没来得及再多享受几天球桌旁的日子,你我都要忍受离别的伤痛,去往一个新的人生驿站,去往你我曾向往的不同的远方。然而离别带不走球桌旁的欢笑,带不走这些回忆。

多希望,能有一天,和你再次相约在这球桌旁,哪怕只是掂量些旧事,也好。

                                          上海市民办上宝中学 初三(7)班 金洁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