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担忧对中小学生视力影响 多地代表委员建议促进教室照明达标

时间:2018/2/13 9:16:1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何利权    选稿:吴怡闻

“不良的照明环境是导致学生近视的主要原因之一。”近日,四川省人大代表、达州一中党委书记、校长顾林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我们之前没有想到教室灯光环境可能对学生视力造成影响,忽视了教室灯光可能是学生近视的潜在原因。”此次参加四川省人民代表大会,他带去了一份关于推进四川省中小学校教室照明标准化的相关建议。

2018年以来,各地“两会”陆续落下帷幕,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多地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建议,重视中小学光环境对于学生视力的影响,改善不达标教室照明环境。

大同日报1月31日报道称,山西人大代表苑小军提交了关于改善中小学光环境保护学生视力的建议。南方都市报1月8日报道,中国致公党广州委员会提交集体提案,建议将广州中小学教室照明达标列入2018年广州十大民生实事。提案中指出,尽管国家在2010年就教室照明制定了专门的新标准,但目前广州市内学校普遍仍在沿用1987年国家卫生部颁布的旧标准。

2010年最新制定的《中小学校教室采光和照明卫生标准》修订了教室课桌面、黑板的照明标准,增加了对光源的规定和对教室统一眩光值、照明功率密度、维护系数的详细规定。但现实中不少地方学校很难达到这一标准。早在2016年就有公开报道称,教育部组织对多个城市的学校教室照明情况进行调研,最终收集的数据将为教育部门出台教室照明行业标准提供参考。

多地代表委员建议促进教室照明达标

发布于2016年的中国首份系统研究视觉健康的白皮书《国民健康视觉报告》显示,近年来中国青少年近视率不断上升,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近视率都超过了70%,且出现低龄化趋势。中国教育报对此报道称,引起学生视力下降的原因很多,例如先天因素、坐姿不正确、学习负担过重、看电视或操作电脑的时间过长等等。另据国家疾控中心调查发现,除部分先天遗传外,不良的教室照明环境是导致学生视力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全班50多个学生,就有30多个戴眼镜的,还剩下一些即使近视了也不戴眼镜的。”走进初高中,这样的情景十分常见。顾林此前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称,不少学生和家长也曾质疑,学生长时间学习的教室,灯光是否合格?

顾林告诉澎湃新闻,2016年9月,国家工商总局、国家质量监督总局和教育部对包括四川省在内的部分省、自治区、市的学校进行过一次照明检查,结果发现四川省有超过九成教室的照明环境不符合国家标准,别的省市的这一数据也不乐观。作为中学校长,他随即联系专业人员对他所在的中学教室的灯光环境进行检测,发现部分指标也不符合国家标准,这使得顾林感到十分惊讶。

“我们之前没有想到教室灯光环境可能对学生视力造成影响,忽视了教室灯光可能是学生近视的潜在原因。”顾林告诉澎湃新闻。此次参加四川“两会”,顾林建议,通过政策推动和资金引导,老学校可通过试点分批改造,有条件的学校可自行改造,在3-5年内可达到国家标准,新建学校则需严格按照标准。“政府部门能将该项标准纳入教学楼竣工验收的硬性标准,以确保新竣工教室的照明条件符合国标,同时对已建教室逐步排查和改造,逐步实现所有教室灯光环境达标。”

另外,学校是开展用灯标准化的首要环节,加大对学校用灯健康化的宣传,使得学校对教室照明光环境有正确认识。同时,相关责任部门,也可定期对学校进行检测、培训,对责任落实不到位的学校做出考评,督促履行责任。

中小学教室照明现状堪忧

2010年新制定的《中小学校教室采光和照明卫生标准》修订了教室课桌面、黑板的照明标准,增加了对光源的规定和对教室统一眩光值、照明功率密度、维护系数的规定,这些都比1987年标准有了较大的提升。其中规定,教室黑板应设局部照明灯,其维持平均照度的最低标准从过去的300勒克斯(lux)提高到500lux,桌面照度从150lux提高到300lux。

然而,根据广州中小学卫生健康促进中心、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和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联合完成的《2014年广州市中小学生、幼儿园视觉健康、视觉环境及其相关因素现状》显示,依据新的中小学教室采光和照明卫生标准,广州学校教室照明的桌面照度达标率仅为34 .2%,教室的黑板照度达标率仅为8.8%。

2017年1月发表在《照明工程学报》上的《北京市某区县中小学教室照明现状的研究》显示,各教室黑板面平均照度普遍低于国家标准,合格率仅为22.73%,黑板照度均匀度合格率仅为11.36%。学生桌面照度均匀度合格率为29.55%。

2月11日,湖南省质监局相关专家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该局2016年5月即启动了推动和落实国家强制性标准《中小学校教室采光和照明卫生标准》专项活动。“检测中发现的最多问题为教室的黑板照度均匀度偏低。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包括,教室的黑板较常规尺寸偏大,安装位置与常规教室的安装位置有异。以及提质改造工程施工时,施工人员为赶进度施工不够细腻,没有在安装时就一次性调好黑板灯的安装角度。”

长沙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2月7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在当地教室照明环境改造前,教室照明采用的通常为普通直管型双端荧光灯照明灯具,这种灯具由于没有针对教室照明进行专业设计,安装后照明效果和光色参数普遍难以达到现行国家强制性标准的要求。主要表现为教室和黑板的平均照度太低,光照不均匀,灯光色温偏高、显示指数偏低、眩光值偏高等问题。

上述《北京市某区县中小学教室照明现状的研究》也指出,照明设备老化和缺少专业指导是造成大部分教室照明不达标的主要原因。

该文称,照明设备老化,不能定期更换灯管,会导致光通量降低。“根据本次问卷调查结果,52.3%的学校只有在灯不亮的情况下才会更换灯管;44.6%的学校在灯的亮度明显降低后才会更换灯管,3.1%的学校以月为更换周期定期更换灯管,没有学校根据使用时数和使用寿命更换灯具,更换不及时,照度水平低;新旧灯管交叉使用,又造成了照均匀度过低。”

改造后学生视力有明显改善

对于教室光环境的问题,成都、长沙、重庆、上海等地早前已开展了针对性的治理。

长沙市人大代表在2016年就提出了“关于提高中小学课桌椅和教室灯光配置标准的建议”,并被长沙市人大确定为重点督办事项,长沙市教育局于2017年开始开展了教室照明改造工程,当年已完成对184所中小学的教室的灯光改造工作,剩余部分计划分三年完成。

该市在进行改造时依据《中小学教室采光和照明卫生标准》、《建筑照明设计标准》、《中小学校设计规范》的要求,同时联合湖南省质检部门对相关技术、标准、检测等方面进行了把关。验收时,以市级以上质检部门出具的检测报告作为依据,确保改造一间合格一间,每间教室灯光改造的采购标准为8000元/间。

长沙市教育局负责人近日告诉澎湃新闻,该市今后新建中小学教室的照明工程将全部按照新的标准进行配置,该局将联合设计部门、住建部门以及质检部门,推动出台新的、高标准的学校建设标准,形成从设计、施工、验收、使用的一整套完善的建设体系。

重庆市石柱县位于老少边穷地区,为迎接国家均衡大表现验收和全面改薄底线要求,该县于2015年起开始试点进行教室灯光环境改造,到2017年,先后共计投入120万元完成对全县全部120所中小学教室灯光改造,由县教委出资提供灯具和图纸,由各校负责安装调试工作。

石柱县中小学保健所所长秦珂告诉澎湃新闻,该县依据中小学校教室采光和照明卫生标准设计图纸,标准教室均设置9组垂直灯和2组黑板灯,对部分生源较少的乡村教室,依据具体情况设置6组或4组灯具,灯具均采用双排LED灯管,并均配备灯罩。关于长效机制,秦珂说:“招标采购的灯管有两年的保质期,保质期内出现问题均由厂家负责调换,县教委计划每年安排40万元对超出保质期的灯管进行轮番更新”。

据秦珂介绍,黑板照度和均匀度是该县进行灯光改造过程中的难点,部分教室的相关指标很难完全达标。重庆市南岸区向澎湃新闻提供的2017年检测数据同样显示,黑板照度和均匀度的达标率仅为25%,远低于课桌照度和均匀度的达标率。

重庆市教委向澎湃新闻提供了一份《关于扎实推进全面改善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教学与生活卫生基本条件工作的通知》,石柱县正是依据该项通知开展教室灯光改造。通知中有关教室灯光的部分写到:“教室照明如使用荧光灯,应配备40瓦荧光灯9盏以上;黑板照明应设2盏40瓦荧光灯,并配有灯罩;倡导使用LED节能灯,其配置功率应达到国家要求的照度标准。”

通知写明了灯管的安装位置,也规定了照明瓦数,但依据通知标准安装却未必能达到国标规定的照度标准,加之不同教室的面积、布置和学生人数各异,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在改造过程中只能通过不断调试才可能达到国家标准。

达州一中校长顾林在此前已经着手对达州一中教室的灯光进行了改造。由于国家节能减排的相关政策扶持,新更换的节能灯由生产厂商免费提供和安装,厂商参与节约电费的分成,这种方法使得学校免于改造的资金压力。

改造是否对中小学生的视力带来积极影响呢?长沙市教育局向澎湃新闻提供的数据显示,长沙市实验小学四年级学生在灯光改造改善照明环境和用眼方式后,学生半年后新学期视力测试结果有了明显好转。石柱县教委的数据显示,2017年该县6-18岁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为44.95%,相较2016年的45.42%出现了难得的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