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钱学森与新中国电子工业奠基人结下世纪之谊

时间:2018/7/12 9:04:51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瑞哲    选稿:赵耘宁

你可知道,钱学森大学就读期间,参加了校铜管乐队,演奏的正是次中音号。今天(11日),在钱学森图书馆揭幕的“行有则知无涯——新中国电子工业奠基人罗沛霖院士生平展”上,上海交通大学向罗沛霖之子罗晋赠送一款次中音号模型,用以纪念两位百岁科学巨匠的世纪之谊。这次特展展出了罗沛霖院士70余件手迹、文献、实物、照片等,让公众亲眼见证其波澜壮阔的传奇人生。

缘起音乐,“科二代”续写父辈缘

罗沛霖热爱西洋古典音乐,并曾在拍卖行购买旧唱片欣赏。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发现,展台上有一部罗沛霖在留美期间亲手制作的留声机,三速,自动落片,造型古典,做工精致,足以看出他制作的用心。

据策展方介绍,1931年,17岁的罗沛霖考取了国立交通大学,在这里,他通过同乡郑世芬结识了比自己高一级的好友钱学森。两人虽然性格迥异,但对课外书籍的广泛涉猎和对音乐的共同爱好使他们结下深厚友谊。当时,钱学森参加了交大的铜管乐队,而罗沛霖则借来乐队的长笛学习吹奏,两人还共享唱片欣赏。

新中国成立那年,钱学森从麻省理工学院回到加州理工学院就职,而罗沛霖在加州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当时,几乎每个周末,罗沛霖都在钱家度过。每周,他们还会买票去欣赏洛杉矶的室内音乐。

1950年,钱学森与罗沛霖都开始计划回国的航程,罗沛霖与另外44名留学生一起搭乘克利夫兰总统号回到祖国。钱学森却被美国政府羁留,一别就是5年。

钱学森曾对罗沛霖说:“中国的政治问题不经过革命是不能解决的,光靠读书救不了国。”罗沛霖曾坦言,正是钱的这句话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一生的道路。作为杰出的电子学家和电子工程专家,回国后的罗沛霖几十年间在电子产业界和学术界之间不停奔波,对我国电子科学技术发展以及工业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有意思的是,作为“科二代”,钱学森之子钱永刚与罗沛霖之子罗晋延续了上一代的友谊,也是多年“如水之交”,二人是加州理工的同窗,都有着难忘的加州理工求学经历。

他设计并组建的718变身798

此次展览展出了许多罗沛霖为718厂进口的第一批电子设备,718厂是我国首座大型电子元件工厂,由罗沛霖负责引进、建设与设计。这些陈列在展台上的设备,包含瑞典厂家生产的手摇计算机,形似打字机,墨绿色的外壳,有着“MADE BY SWEDEN”字样,是当时流行的以手摇作为动力的计算装置;也有苏联制造的电子测量仪,以及上世纪50至60年代使用的工具显微镜。

“718联合厂”的落成离不开罗沛霖的呕心沥血。他是718联合厂建设期的总工程师,亲手设计并领导组建了这个国家重点项目——国营华北无线电器材联合厂。展出历史资料显示,经过6年努力,国营华北无线电器材联合厂于1957年正式投入生产,达到当时世界一流水平,堪称新中国电子元件的发源地和奠基石。而如今,老厂区所在地已成为闻名遐迩的798艺术区,厂区内著名的包豪斯建筑也成为世界瞩目的工业建筑遗产。

经过从1957年至今长达60年的蜕变升华,罗沛霖一手打造的国营华北无线电器材联合厂演化为北京文化新地标,受到国内外关注。

“坏”学生22个月获得博士学位

记者在现场还见到了1947年交通大学出具的罗沛霖成绩单、推荐信和加州理工的毕业证书。他35岁被加州理工录取,凭借十年专业实践经验,数篇国际化的中国电机科技论文,除母语外的两门语言,以及本院钱学森教授的推荐,直接攻读博士。他的全英文博士论文以及笔记也在展品之中,虽然纸张已经古旧,但先生的字迹依然十分清晰,笔记本也十分整洁,清楚地记录下他的思考轨迹。

罗沛霖很聪明,考进交大的物理成绩是100分,但他总自称是一个“坏”学生,不循规蹈矩,听课心不在焉,不作笔记,只对自己感兴趣的电讯书刊钻研,考试也只是应付而已,所以成绩总是平平。他常常去图书馆将感兴趣的领域内几乎所有图书都借来啃读,而课程的考试也能拿到满分,但对于不感兴趣领域的课程成绩便会差得异乎寻常。钱学森曾对友人郑世芬说:“罗沛霖的才学并非不如我,他只是不屑于得高分而已。”

然而,他们二人都志存高远,怀着“科学报国”的理想。曾经罗沛霖被诊断为“肺结核”已占了50%的肺脏面积。但他不想为此耽误时间,写信给暑期在杭州的钱学森说:“肺病是要死的,在有限的人生中只有多学多做……”

而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学习期间,他的主课是电工,副课选取了物理和数学,有相当的难度。在短短22个月里,罗沛霖越过了硕士学位,直接获得了带特别荣誉衔的博士学位。回国后,罗沛霖指导并参与了我国第一台超远程雷达和第一代系列计算机研制工作,因而被誉为新中国电子科学技术的开拓者和新中国电子工业的奠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