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伍文祥

时间:2019/8/8 16:17:26

来源:上海市实验学校    作者:伍文祥    选稿:东方网教育频道 陈乐 夏荔

WDCM上传图片

爱在雨中

在被雨浸湿的街道上,总是不由得显得有几分落寞,为数不多的行人们撑着伞,从街上匆匆掠过,双手紧了紧自己的雨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顾着赶路。赶路之外,也不忘了左手握紧手中的伞柄,右手拿住了手机,只顾着低头。低头行过一两个水塘,也没有人能发现水塘中倒映着的,除了可有可无的他们,还有独属于江南那缠绵如丝的细雨,有一小片水雾微微笼罩在街角上空,迷蒙了在微风中宁静的街道,扑朔了细雨中的街景。

这在初夏,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被忽略的日常。

所以唯一可惜的是,无论这街景再怎么好看,也没有人会为了景色而停下脚下匆匆的步伐,最多不过,拿起了手机对准了大街,闪光灯在瞬间闪过,紧接着,这张图片就会在网络的某个角落出现,然后迅速地被网络所覆盖,最终消失不见。

淡漠的网络,淡漠了美景,淡漠了街道,淡漠了游人。

只有一把小巧玲珑的红伞,在细雨中欢快地旋转着,走走停停,为正在欣赏沿途风景的小主人遮风挡雨,伞上小主人在四周挂起的小铃铛随着伞的旋转在雨中微鸣,一时间,整条大街也为这么一把伞的到来而清脆不已。

在距离它十米远的后方,有一把平淡无奇的蓝伞,跟在红伞的后面,也跟着红伞走走停停,如影随形般。虽说动作协调一致,却不免略显得拘谨了一些,但也始终恰到好处地保持了他们唯一可以保持的距离——十米。

就这样,红伞和蓝伞一路走、一路停,红伞在前面肆无忌惮地旋转着,银铃不住地回荡在街头,而蓝色在后面却只有等红伞转过来的那一刻转向某一处,然后伞下的人便会把伞摆正,继续随着那清脆铃声的指引,跟上红伞的步伐。

蓝伞小心翼翼地跟在红伞身后,就像影子追着光梦游,默默地守候,无论红伞会不会回头。

调皮的红伞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过了180度角,蓝伞则是有些许慌张地左右回旋——红伞下的少女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十米后蓝伞下左顾右盼的少年——少年的头发,是金色的,被风吹得有些杂乱。

少女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举手投足间透露出青葱的气息,却依然无法照耀这一片略显灰暗的天空——包括在这片天空笼罩下的她自己;少年看上去则是成熟许多,成熟和知性在眉宇间写得分明,此刻脸上慌张的小表情却偷偷出卖了他的年龄——不过二十出头罢了。

少女始终没有把视线从少年身上移开,也没有走动,然后又轻声发问:“那边的那位先生,您一直跟着我干什么?”

蓝伞停止了晃动,伞下的少年把脸对向少女,然后微微低下了头,略有些尴尬地刮了刮鼻子,然后说:“呃?有吗?我只是顺路而已啊。”这个借口找得十分牵强,任人都看得出他在撒谎。

画面仿佛静止了一样,双方都沉默了数秒,任雨在伞面上噼啪,然后无力地滑落。

此时少年的内心却颇不宁静。尽管在国外的这八年中他变了很多,头发染成了金色,谈吐也向西方看齐,就连外貌也变了不少。但作为哥哥,他依然希望被自己的妹妹在一瞬间认出,但他又不想让她认出——毕竟原本这次回国就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

无比的矛盾,渗透着雨点,像摆钟里永不停摆的钟摆,在少年内心荡漾,回响,激昂。

这矛盾并没有真的持续很久,就被一串银铃似的笑声所打断,红伞上的银铃又开始轻盈。在少年耳中,真正的银铃的清鸣,比不上他妹妹无意间的笑声要悦耳动听。

“哥,别装了,认都认出来了。”少女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八年而已,你妹妹的记性还是很好的啦。”虽然妹妹脸上挂着笑,眼中的泪光却依然在不住地闪烁。

雨,化成一片淡墨,渲染出初夏的暮色,勾勒出足迹与车辙,妹妹的笑声与漂浮的水汽饱和,在少年的眼中同城市一并模糊,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冲过去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妹妹。

蓝伞和红伞交织在一起,都静静地不说话,只是为彼此抱在一起的主人们遮风挡雨,就连铃声也恰到好处地没有打扰他们,在伞上沉寂。

此刻,有雨声为证,相比于多余的语言,无声才是这份爱最好的表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