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顾馨元

时间:2019/9/5 18:09:53

来源:上海市大同中学    作者:顾馨元    选稿:东方网教育频道 陈乐 夏荔

WDCM上传图片

孤单的背影

穿着黑色的绣花外套,手臂上挎着明黄色的饭袋,斑白的头发被风吹得扬了起来,奶奶踽踽独行在马路上的孤单的背影如一张照片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小时候奶奶是和我们一起生活的,是奶奶将我带大。但在我上小学之后奶奶就带着病重的爷爷回老家休养,从此之后我便只能从爸爸的言谈之中听到奶奶的近况。已经是第八个年头了,爷爷的阿兹海默症和糖尿病都没有好转的迹象,奶奶一个人含辛茹苦地照料着瘫痪在床的爷爷。爷爷的病情从没有跌宕起伏的波动,而年过古稀的奶奶却是一天比一天憔悴,一天比一天消瘦,普遍的老年症状接二连三地向她袭来。

爸爸终于决定将爷爷奶奶接到上海来和我们一起住。爷爷的晚上夜长梦多,睡的觉很少,白天却时常混混沌沌。夜里爷爷常扯着失语已久的喉咙大声呻吟,奶奶就一遍又一遍起床,操着一口软糯的家乡话细声询问爷爷哪里不舒服。

白天时奶奶与爷爷寸步不离,生怕体躯高大的爷爷打瞌睡时忽地把轮椅带翻栽在地上,渴了就一勺一勺地喂水,饿了就把饼干掰得细碎喂进他的嘴里。我不知道才一米六的奶奶是怎样一天七八次把一米八多的爷爷从轮椅上扛到床上,再从床上扛到轮椅上;我不知道奶奶是怎样才能使诊断书上存活时长最多五年的爷爷至今依旧保持着最初的症状;我不知道近来记性不好的奶奶是怎样清清楚楚地记着爷爷的忌口;我不知道奶奶是秉持着怎样为人妻的心态从不叫苦叫累地支撑到现在……但是我知道奶奶的腿脚渐渐不能再支撑她单薄的身躯,她的膝盖都已经骨质增生,每弯曲一次都会有钻心的疼痛,夜里,她劳累了一天而疼痛却折磨着她使她久久不能入睡。

爸爸心疼奶奶,决定每天早上在送我上学的路上顺路送奶奶去爷爷住的医院。

那天车停到医院门口,风吹动了路两旁的梧桐树和银杏树,大片大片的梧桐叶子参杂着金黄的银杏叶子落到了马路上,铺成了沙沙作响的美丽地毯。奶奶迟疑地看了爸爸一眼:“可以开车门了吗?”爸爸扫了一眼后望镜:“可以了。”奶奶听后悉数拎起要带给爷爷的午饭,衣服等等,小心翼翼地把车门打开了一条缝,试探性地看了一眼后面的车流,再将门推开,吃力笨拙地挪动着腿踏上了柏油马路。她的手肘向后使着劲,缓缓支撑起自己和那大包小包的东西起身。“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后她向我们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可以走了。

我们停在原地目送她过马路进医院的大门。她蹒跚地走着,一阵风吹来,夹杂着片片明黄的落叶,她斑白的头发被吹得扬了起来。她穿着黑色的绣花外套,手臂上挎着明黄色的饭袋,竟显得格外苍老。我别过脸去不愿看她再次回头的模样。顷刻后再次回过头去,她孤单的背影已融进了那熙攘的人群之中。

现在有时想起奶奶那孤单的背影也会情不自禁地鼻头一酸。不知在我奋笔疾书的时候,奶奶又在孤单地忙碌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