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张可儿

时间:2021/11/23 13:19:31

来源:上海市徐汇区爱菊小学    作者:四(1)班 张可儿    选稿:东方网教育频道 陈乐 秦嘉莹

我眼中的古诗词

WDCM上传图片

你眼中的古诗词是何种模样?

我眼中的古诗词时而好像漂浮在天空的云,飘飘渺渺、恍恍惚惚,带我穿越时光,领略不曾经历、难以想象的千百年前的波澜壮阔;时而又好像落在身边的雨,滴滴答答、淅淅沥沥,平常而可亲,为我细数千家小事,诉说朴素的人生哲理。

诗人千百,虽未能一一拜读,单凭已读寥寥,我还是最爱辛弃疾。因为他的诗最是如此,时而豪迈,境界高阔;时而家常,乡间劳作,溪边安居。

第一次读“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我仿佛和词人一起穿越到了战场,看着将军沙场冲锋,神采飞扬,看着词人泪眼婆娑,壮志未酬。一时思潮翻涌,辗转难眠,只觉得荡气回肠,心潮澎湃,好想执剑走天涯,与边塞的将士们一起保家卫国,沙场冲锋,完成他们想要却未竟的事业。

可翻到“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我又清风拂面,轻松自在,好像在和词人一起“听取蛙声一片”,于“稻花乡里说丰年”,一同体味“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的绝妙滋味。

妈妈说言为心声,诗抒胸臆。许是因为诗人词人的经历是丰富的,情感才会如此多元,才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多姿多彩的视角,让我能在各种情境里痛快畅游。现在的我们虽然没有机会体会那种波澜壮阔,但也可以细心地记住自己的喜怒哀乐,由心而发,因为点滴生活皆可诗。

那天,我和爸爸妈妈去西郊宾馆,看到窗外竹影婆娑,又恰逢妈妈沏了杯龙井,品着茶香,赏着竹影,我不禁诗兴大发,慢慢吟道:“小窗竹影落,老枝孔雀栖。白鹤闲庭步,花廊小儿忙。”虽然比不上前辈之作,可吟唱一遍,也令我畅快愉悦,好似口舌生香。

所以,我爱古诗词,爱他的高阔境界,爱他的柴米油盐,爱他如号角般的铮铮铁音,也爱他如小溪流水的淙淙轻诉。他是遥远的,也是现代的,是属于古代的文人骚客们的,也是属于我们初学的稚嫩学子的。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赏诗。

(指导老师:蒋昕)